浅黄戒指

 南非历史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1 10:32

第一章:生气的项链

烈日炎炎。
阳光照耀着一条古老的街,也照耀着老街上的一个少年。
古玩街,在这座有着近两千年历史的古城里是极为有名的。老街上铺的青石年久失修,凹凸不平,踩着却别有一种韵味。
  如果仔细看,会发现店铺屋檐下的砖石缝隙里,生长着一些墨绿色的苔藓,更是增加了一些沧桑与古韵。
  店铺也是沧桑得很,有些建筑是明清风格,甚至更加古远。走在街上的少年对这些建筑并不感兴趣。之所以来到这里,只是想淘一个称心的首饰。
  “风依婷会喜欢什么样的礼物?”
  唐明眼波闪动。先后进了几家店铺,有正宗的古玩老店,也有现代的首饰店,看着那些身价不菲的东西,少年咬咬自己的嘴唇。
  首饰,像样的,不是他这样的穷学生能买得起的。只能看看,用饥渴的眼神贪婪的吸吸珠光宝气,而后带着七荤八素的失落走出店门。
  古玩街很长,被灼热的阳光照射着,似乎就变得更长。在进了几家店铺之后,唐明就不打算再进去了。
  少年微微垂着头,在满是阳光的街上走着,可以看到自己灰色的影子,一块接连着一块满是斑斑伤痕的青石。
  “看来我是来错地方了。”
  带着失落已从街东头走到西头,就要走完整条街了,蓦然听到一个很奇怪的声音:
  “卖首饰!卖首饰!”
   声音是从街边传来的,唐明抬起头来瞧瞧,就瞧到一个小摊。整条街上唯一的小摊。怪不得声音奇怪,原来是一只鸟在叫。
  在小摊中央放着一个鸟笼,一只浑身乌黑油亮的鸟站在里面的一根横木上,好似正用黑亮如豆的眼睛盯着他。
  小摊后面有一老人,背后靠着一棵槐树,耷拉着头睡着,看不清那张脸。能看出是老人,是因为他的头发花白,脖颈处的皮肤松弛褶皱。
  “呼噜!”
  树上有声嘶力竭的蝉鸣,却也抵不过老者肆无忌惮的鼾声。一个那么瘦小的老躯,竟能发出那么大的鼾声。
  “睡得还挺香。”唐明心中暗道。其实是蛮辛苦的。
  没去唤醒老者,先看看摊上的东西,如果不打算买,打扰了人家的美梦,好像很不道德。
  小摊上摆着一些首饰,有项链、手镯、戒指、耳坠什么的。东西不算多,但摆放有序,每一类放在一块区域。每一件都在阳光照射下,闪烁着属于自己的光彩。
  小摊上的东西应该便宜吧。应该不像店里那么恐怖吧。兜里的那张百元大钞,总是捏在手里,早已经浸汗了。虽然只是一百块钱,却是他一个月省下来的伙食费。
  唐明正在小摊前想着,那笼中的黑鸟忽然又叫唤了起来:“偷首饰!偷首饰!”
  “晕!这傻鸟在叫唤什么?”少年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一号。
   唐明有些心慌,毕竟摊主在睡觉。这要是他突然醒过来,误会我是小偷可怎么办?
 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!他刚转身,没来及迈步,一个苍老而嘶哑的声音响起,仿佛是从地下传出来的:“小伙子,拿了首饰,不付钱就走,这样可不厚道呀。”
   这!说曹操曹操就醒了!
  正如唐明所预料的,老人恰恰在这时醒了。老人用老迈如枯叶的手掌擦了擦嘴,而后用一双精光爆射的眼睛盯着少年。
  “我没拿首饰。不信你可以搜身。”唐明镇定的说道。干脆把两只兜袋翻了出来,让老者看个明白。
  老者吧嗒吧嗒嘴,似乎睡意还未消,缓缓说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,聪明得很呐,”老者的目光在唐明身上狡黠的滚来滚去,煞有介事道:“要藏个小东西,鞋子里,头发里,胳肢窝里,内裤里,哪里不能呢。”
  唐明脸色都绿了。
  虽然气愤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糟老头子,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唐明还是很配合的,用手拍拍头发,抬了抬胳肢窝,把鞋子也脱了下来,向着老者正色道:“你自己看,鞋子里有没有!”说着把鞋子递了过去。
  “别!别!”老人赶紧使劲摆手,满脸嫌弃的拒绝道:“请别让它靠近我!”
   收回鞋子,唐明理直气壮的急着说道:“那我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吧?”
  “清白?”老者不肯罢休,继续道,“你如果把首饰吞到肚子里,我也不能剖开你的肚子看看啊。再说,内裤还没脱哟。”
AG贵宾会官网,  “你!你不要血口喷人!胡搅蛮缠!我只是停下来看了看,什么都没碰,更没有拿。我怎么可能把这首饰吞进肚子里,除非活腻了。”唐明气得胸脯剧烈起伏,像是火山要爆发了。
  老者翻了翻老眼皮,娓娓道:“小伙子呀,我们用事实说话,没听说过那些新闻吗,有人把首饰吞进肚子里,过海关安检,这可不是什么新鲜事。我看你长得一副机灵样儿,智商应该不比那些人低吧?”
  “你可真能扯!”这个老头的口才可以去参加国际辩论赛了吧!唐明一脸无奈。
  唐明脸上每个细胞都在解释道:“大爷,我真没拿你小摊的首饰!你看看我这张脸像是在撒谎吗?”
  老者看了看唐明的脸,撇撇老嘴,口吐金言道:“小白脸儿,没好心眼。”
  简直无语了!这是被赖上了吗。
  老者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笑容,继续说道:“小伙子,这样吧,只要你在我这里买个首饰,过去的既往不咎了。就算买一送一了。”
  纳尼?
  什么叫过去的既往不咎?什么叫买一送一?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!这不是强买强卖吗?唐明越想越来气。
  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来干嘛的,不就是想给风依婷买个首饰吗,正好整条街都转完了,如果能在这里买个首饰,也算不虚此行。
  “买,我买行了吧。可我买什么啊?”唐明耷拉着脸问道。
  老者挤眉弄眼,笑嘻嘻道:“瞧你小脸儿犯桃花,刚交了女朋友吧?是想买个礼物送给心上人吧?”
  “不是……女朋友,只是女性朋友。”这老家伙说话可真是露骨,搞得唐明有点尴尬脸红。
  好像被戳中了痛点,虽然很喜欢风依婷,对人家朝思暮想的,连做梦都会梦到她,但终究没有表白过,只是一厢情愿的暗恋。
  是时候向她表白了。暗恋的滋味可真不好受。总像有一股邪火在烧着自己,是死是活,给自己一个痛快吧。
  “不如让老鸦给你出个主意,它最会给小情人选礼物。嘿嘿。”老者用手掌拍拍鸟笼,继续说道:“老鸦,这个小伙子要给小情人送什么礼物啊?”
  老鸦站在横木上,一动不动,黑亮的眼睛快速闪了闪,好像真的在思考,而后双爪在横木上移动,乌黑的身体罗盘一样缓缓旋转,最后停下来,叫道:“买戒指!买戒指!”
  “小伙子,你就买个戒指吧,听老鸦的没错。你这样的顾客多了,老鸦已经成就了不少姻缘。瞧,还有人送了锦旗。”说着老者伸手往身旁的黑皮包里一掏,果然掏出一面红色锦旗,打开,上书几个大字:“月老转世”!
  “套路真多!”唐明额头上拉下一排黑线。这老家伙真是莫名其妙,怪里怪气的。不知是真是假。赶紧打预防针道:“我只有一百块钱,贵了我可买不起。”
  老者翻了个白眼,道:“挑一个吧。我赔本赚个吆喝,一百卖你一个。”
  唐明看了看,没有特别喜欢的,摸了摸下巴,问道:“还有没有其他戒指?”
  “看来我得拿出我的镇摊之宝了。”
  说着,老者又从黑皮包里双手掏出一个大玻璃瓶子,瓶子里装了半瓶戒指。淡淡道:“自己挑吧。可别贪多,挑花了眼。”
  “你的镇摊之宝可真不少。”唐明用手在瓶子里扒拉,差不多都要失望了,突然眼前一亮,一枚黑色戒指浮现出来。
  捏在两个指尖观察,通体黑色的戒指,看不出是什么材质,不知是石头的还是金属的,更像是一种玉石,细看,指甲大小的玉石里有七个蓝色的亮点。
  七个亮点连在一起看,像是一个长把勺子,成北斗七星状。因这七个亮点的缘故,整颗戒指上的玉石虽小,却好似包含着整个浩渺宇宙。
  简单,大气,微妙,神秘。
  不知不觉间,唐明的嘴角已挂上了一抹会心的笑意。而对这枚邂逅的七星戒指,似乎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喜欢。
  触摸那充满神秘感的黑色戒指,有一股丝丝缕缕的寒流,从戒指上若有若无的传到手指上,使得全身都渐渐感到一种微妙的惬意。
  好神奇的感觉。
  不知道这个戒指,风依婷会不会喜欢?能不能打动她的芳心。但唐明很喜欢。随即正色问道:“这个一百卖不?”
  “给我看看。”老者眉毛一挑,接过戒指,眯缝着眼睛,好似很认真的看。唐明没有注意到老者眼光中闪过的一丝惊异。
  “小伙子,好眼光,这可是一枚可遇不可求的戒指。七星戒啊。好戒指配有缘人。既然你和它有缘,我就便宜卖给你了。”说着又把戒指递过来。
  “七星戒?什么材料的?”接过戒指,唐明问道。既然要送人,就算材料不名贵,至少也该问清楚是什么材料的。免得万一风依婷问到,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尴尬。
  “我也说不清楚呐。或许是黑玉吧。不过分量略重,又不像是玉石。”
  “难道……”想到这里,老人脸上萎缩的肌肉硬是抽搐了一下,好像恍然大悟到什么,但很快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。
  “这么稀罕的戒指,小姑娘会喜欢的。说不定抱住你,就是一顿亲呢!嘿嘿!”老者戏谑道。
  “你个……”唐明想说,你个老不正经的。想想还是算了。干嘛和一个老人过不去。把百元大钞递给老者,便迈步走了出去。
  “小伙子,晚上带着戒指出门,不但能辟邪,还能走桃花运的!”老者在他身后不肯罢休的喊道:“记得追到小妮子,也给我送面锦旗呀!”
  真是个老不正经的,一派胡言乱语。唐明加快步子,只想尽快逃离老人的声音范围。
  那枚古怪的黑色戒指已然躺在他的衣兜中,戒指中的七个亮点微微闪烁着神秘的光芒。

“叮铃铃...”一阵清脆的铃声响在宁海市一中的校园内,一下子打破了一中校园的宁静。

出处:http://book.qidian.com/info/1010389168#Catalog

一中作为宁海市的重点中学,占地面积极大,至少有千余亩,其校内高楼幢幢,道路宽阔笔直,两旁绿树成荫,树下石凳排排,众多凉亭整齐分布,石雕刻花走廊迂回盘桓,把其串联在一起,石雕刻花走廊上每隔一段,都刻着历朝历代文人sāo客流传下来的名诗名词,每个凉亭中都有一张圆形石桌,周围摆放着四把石凳,偶尔间,又有人静静的坐在其中看起。

整个校园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书卷之气和一种历史沉积的文化之气,不愧是宁海市的重点中学。

就在那道铃声响起后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宁静已久的校园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欢呼声、打闹声、说话声等让这座校园充满了清纯的活力。

此时,三号教学楼高二四班教室中,叶小风一脸消沉、慢慢吞吞的收拾着书桌上的书本。

“小风,今天怎么还没有离开?”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在叶小风耳边,一名身材魁梧的少年走到了叶小风身后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朗声一笑道。

只见这位少年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寸发、眉毛浓黑、双目圆大、鼻梁高,挺身穿乔丹短袖短裤,脚下穿的也是乔丹篮球鞋,一看就知道是个篮球爱好者,他是叶小风的死党雷傲。

叶小风回过头,暗淡的眸子中微微透出一丝光亮,仰起头,勉强一笑,“雷傲,你怎么还没有回家?”

“我刚才准备回去,但是看到你今天竟然没有早早离开教室,就来看看,怎么,今天没去接嫂子?”雷傲右手搭在叶小风的并不宽大的肩膀上,呵呵一笑道。

听到雷傲这话,叶小风低下了头,整理着书包,眼眸中那一点亮光随即湮灭,暗淡无比,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不快,笑道:“今天她有事先走了,我们走吧!”

说完,背起书包,向出走去。

不对,不对,小风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,肯定有事,雷傲望着叶小风的背影皱着眉头心想道,他快步走了上去,和叶小风肩并肩走出了教室。

“小风,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雷傲紧紧盯着叶小风的双眼问道。

“没事,我真的没事。”叶小风脸上挂出一丝微笑道,虽然脸上带着微笑,但是心里却如同刀割那般痛苦。

“真的没事?”雷傲有些不相信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真的,你说我能有什么事?”叶小风认真的道,微微一笑,在雷傲结实的肩膀上拍了一下。

本来还对叶小风有些怀疑,但是现在看来他一点事情都没有,雷傲摇了摇头,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!

“也是啊!你现在学习成绩傲视高二各个班级,身边又有红颜倾情,试问我们一中还有那个男生像你这样潇洒呢!”雷傲嘿嘿一笑,“那句话怎么说着来,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夜风流精神爽,哈哈哈。”

“是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叶小风翻了个白眼道,心中的痛苦好似也减轻了几分。

“嘿嘿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对这些诗词根本就不敢兴趣,能记上一点就不错了,不像你学习...”正在滔滔不绝大发感慨的雷傲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眼角的余光觉察到叶小风停下了身子。

他扭头看去,发现叶小风身体颤抖不止,脸sè惨白,紧紧的盯着前面。

顺着叶小风的目光看去,却发现,前面不远处,一名一名身着依米奴eminu蓝紫色短衫、一头碎发、阳光、英俊的少年正搂着一名长发的美女从一边的侧路上走了过来。

那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贺志强吗!当他的目光投在贺志强身边的那名女生身上时,彻底惊呆了,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嘴巴中都能塞一个鸡蛋,那不就是他的嫂子、叶小风的女朋友明薇吗?怎么...怎么....他的脑子都有些短路了,不过几秒钟后,他就恢复了过来,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发现叶小风有些不对劲,原来如此。

这时,贺志强和明薇显然也发现了他们两人,明薇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叶小风,便低下了头。

贺志强嘴角挂起一丝微笑,看了一眼叶小风,右手把明薇抱的更紧了,两人走了过来。

“为什么?”叶小风脸sè残白、声音有些颤抖的盯着明薇问道。

“叶小风,薇薇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薇薇,要不然我怪我不给你面子。”贺志强冷冷的道。

“滚开,你算什么东西?”雷傲上前一步横档在叶小风身前,身体挺拔,目含煞气,瞪着贺志强。